台灣黑熊保育研究網  
網站導覽>>人熊關係>>現代人熊關係
 


       熊為猛獸,在自然界裡少有天敵可以威脅他。台灣黑熊通常不是獵人的最主要目標,雖說一般獵人很少會主動要去獵熊,然而黑熊仍會逢機性低因巧遇獵人而遭射殺,或是因誤中專為捕捉偶蹄類動物所設置的陷阱而被捕獲。研究者曾於玉山國家公園境內的偏遠山區捕獲繫放15隻台灣黑熊,其中有8隻個體曾因誤中獵人的非法陷阱,而導致斷掌或斷趾的情況,顯示非法狩獵仍持續地威脅野外數量已十分稀少的台灣黑熊。
  事實上,早期的原住民並沒有販賣黑熊的現象;然而,獵人對於捕獲黑熊的利用方式,則隨著年代不同而異。 例如,訪察發現在玉山國家公園附近地區,民國70年前,被捕獲的黑熊僅22%被賣到山產店(食補和藥材之用),然而到了80年代,以增到59%。隨著交通的便捷(比如南橫公路),以及和收購山產的平地漢人接觸較趨頻繁,獵人將熊體賣出的頻度逐年增加。近年來,他們似乎也傾向於將新鮮的熊體直接帶下山去賣,這可能與狩獵地點與村落與市場的距離縮短、運輸便利、新鮮熊體的市場價值增加有關。而熊體的買主多是漢人,即中藥藥材商、山產收購者、餐廳營業者等。

 





 


   因社會、經濟、政策隨時代改變,原住民的社會生活、文化及風俗習慣受到很大的衝擊,狩獵有時也轉變為一種賺錢的工具或娛樂方式。熊肉的價錢是一般山羌或山豬價格的2至3倍,或是一般豬肉價錢的10倍以上。一位高雄縣桃源鄉的獵人就透露:民國85年他打的一頭熊賣得新台幣16萬元。在優渥的市場經濟利益驅使下,黑熊被人狩捕的壓力一時恐難消退。因為在重賞之下有勇夫的經濟誘因刺激下,獵人「不打白不打」、「看到就打」似乎成了很自然的事。因此,我們不難發現一些傳統原住民文化、價值的改變,似乎成為保育黑熊的第一線障礙

  獵人若可以減少非法低傷害台灣黑熊的程度,以及民眾不因好奇或一時口腹之慾,而消費瀕危的野生動物,就是為台灣黑熊的保育盡一份心力。在物質生活豐裕、甚至有營養過剩之虞的今日,如果還大談「食補」,或者基於好奇心而吃瀕危绝種獲桸有的野生動物,在消費刺激市場、市場帶動消費的循環下,則恐會讓現今已淪於地下化運作的山產店或野味餐廳更為猖獗,而台灣黑熊以及其他的野生動物則恐怕永無寧日。

 


製作單位: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
 2005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野保所黃美秀. All Rights Reserved

分隔線
建議使用 瀏覽器為1024*768解析度